Copyright ? 重庆大恒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8002042号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重庆 [后台管理]

>
新闻中心
>
>
涪州怀古

资讯分类

涪州怀古

作者:
来源:
发布时间:
2014年12月3日
【摘要】:
黑格尔的辩证法表明:历史是永恒进步的线性过程,新的东西终究会代替旧的东西,而新的东西以后还会被更新的东西所代替。但是“新”和“旧”究竟指什么,还存在很多争议,要知道新产生的东西不一定是新事物,有可能是轮回中旧的东西也不一定。也许这注定了人是喜新厌旧的物种,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,当然也包含了人对生活环境的“喜新厌旧”。?  我们绝大多数人成年后几乎一辈子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,本能的也会觉得其它城市更好吧
  黑格尔的辩证法表明:历史是永恒进步的线性过程,新的东西终究会代替旧的东西,而新的东西以后还会被更新的东西所代替。但是“新”和“旧”究竟指什么,还存在很多争议,要知道新产生的东西不一定是新事物,有可能是轮回中旧的东西也不一定。也许这注定了人是喜新厌旧的物种,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,当然也包含了人对生活环境的“喜新厌旧”。
 
  我们绝大多数人成年后几乎一辈子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,本能的也会觉得其它城市更好吧,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,轻易也不太可能说搬家就搬家吧,所以你只能越来越讨厌你每天生活的城市。我们生活的城市叫涪陵,如果你也觉得有点讨厌她了,我想我有义务试着帮你理一理脚下这座城市的前世与今生。
 
  “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”,城市是需要底蕴的,我们生活的地方早在距今5000年以前就有人类居住。夏商至春秋前期,为濮人居住区。春秋中后期至战国中期为巴国地(曾为巴国国都,巴先王陵墓所在地)。战国中后期为楚国地。战国后期为秦巴郡地。秦昭王三十年(公元前227)置枳县,为区境置县之始。东汉时,分枳县置平都县。三国蜀汉时,增置汉平县,隶涪陵郡(郡治彭水郁山镇)。东晋穆帝永和三年(公元34)置涪郡(又名枳城郡),为区境置郡之始。南北朝时,郡县建置变化较大。隋置涪陵县、丰都县、垫江县,分隶巴郡、巴东郡和宕渠郡。唐置涪州,辖武隆县、涪陵县、隆化县。北宋改隆化县为宾化县,建置同唐。南宋置涪州,辖涪陵县、武隆县。元置涪州,辖武龙县。明置涪州,辖武龙县(后改为武隆县)。清置涪州,不领县。民国初(1913年),改涪州为涪陵县,先后隶属川东道(东川道)四川省和四川省第八区。
 
  有了历史,地理位置决定了更多风物,古代“涪州八景”盛装登场。
 
  “黔水澄清”:清代人余光诗云:“萦回冷浸碧无瑕,图画天开景最嘉。醉后船头洗鹦鹉,水晶宫里弄烟霞。”青山绿水是令人赏心悦目的,加上有夹带泥沙而水质浑浊的蜀江(长江的旧称)的对比,黔水澄清更显得可爱,正所谓“汜出大江同赴海,源流清浊各分明。”;
 
  “松屏列翠”:这里从前森林茂密,高松排云,宛如一道翠绿的天然屏风,相传昔人在乌江东岸种松,在阳光的映照下,其影竟映入了对面北山坪的山石之中,所以,北山坪就产绿色的松纹石。清人李天鹏有诗云:“块石如屏卧水滨,松纹绕翠色常新。婆娑影动城头月,苍茂长饶浪底春。讵有丹青描铁壁,频经霜雪助龙鳞。贞操信汝宜梅竹,移向书斋共作邻。”;
 
  铁柜樵歌: 铁柜指铁柜山(今名北山坪),据南宋<<舆地纪胜>>载:"铁柜山在州北五里,屹置如柜,相传武侯即屯兵于此,故名。民间至今犹传说铁柜是诸葛亮藏兵书的地方。樵夫砍柴于森林茂密的北山,时有山歌之兴。
 
  白鹤时鸣: 位于长江三峡库区上游涪陵城北的长江中,是三峡文物景观中唯一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据说从前北山坪及鉴湖岸边古树葱郁,鉴湖之中鱼虾丰盛,是白鹤的天国,故白鹤梁上常有白鹤往来栖留。或翱翔,或嬉戏,或引吭长鸣。白鹤梁的珍贵之处还在于它的题刻。白鹤梁题刻从唐至今逾1200余年,发现有题刻174段,其中文字170段,石鱼4段(12尾鲤鱼),观音像1段,白鹤图1段。梁上刻鲤鱼为水标,记录枯水变化,预卜农业丰歉。神奇的是白鹤梁题刻中1200余年连续的水位记录所提示的规律,与现代水文测量水位升降数据的原理完全相同,因此被称为“世界水文史上的奇迹”。
 
  桂楼秋月: 在今秋月门大街与会同升学街的叉路口处。早年这里阁楼台榭,楼旁有一株古老的金桂。月圆花馨,良宵美景,自然是人们留连忘返之地。遥想当年,新楼竣工,攒顶翼瓦,雕梁画栋,玲珑剔透,流光溢彩。仲秋既望,明月东升,海天碧澄,玉盘转轮,桂楼西壁之上,圆圆宝镜生辉,回楼四座。时值金桂吐馨,香沁满楼,楼外明月,楼内月明,桂楼秋月因此而闻名。
 
  群猪夜吼: 群猪即群猪滩,在今城东五公里长江中。秋冬水落石出,长江两岸及江中巨石垒垒,其色黑如猪状,或蹲或卧,如怒如奔,无奇不有。江水流至群猪之处,撞击石间,声洪如雷,传至城中,声若群猪嘈杂,至夜深人静,倍觉凄厉悲凉,这便是群猪夜吼的得名。清代余光诗有去:“急湍交流怪石横,万山雪化势如倾,月明午夜声号怒,只为当朝抱不平,”颇有意境。
 
  荔浦风春: 荔浦指城西长江边上的荔枝园。长安回望绣成堆,山顶千门次第开。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晚唐诗人杜牧的<<过华清宫>>七言咏史绝句,千古传诵,老幼皆知。岂料涪州荔枝这"果中之王"才是真正的"妃子笑"呢? 在唐代,从今城内西门口外沿长江南岸长10余公里,宽约500米的坡地上皆是婷婷如盖的荔枝林,远望如带,重似压墙。至六七月荔红,罩眼欲燃,红霞一片。绿丛中丹实星缀鞭挂,珍珠闪烁,香飘蜜流,令人心醉。
 
  鉴湖渔笛: 鉴湖位于长江与乌江交汇口处,即白鹤梁与长江南岸之间的一段水域,平静如镜,与另一面的奔腾形成鲜明的对照。鉴湖环境清幽,风光绮丽,与"白鹤时鸣"和"北岩胜景"等名胜联成一体,是水陆旅游景点较集中的地方。   
 
  写着写着,我突然迷糊了,八景今何在!?荔枝香消玉殒,南宋大诗人陆游到涪州就发出了"不见荔枝空远游"的感慨,何况今朝?桂树魂归广寒,余香不复!北山林之不存,安得樵歌?如今“高峡出平湖”,处处如镜,哪还有惊涛?无人回应,只有月亮在洗过的清空中潇洒的飘移,缓缓的,轻轻的,象极了顶级魔术师手中的水晶球。我在滨江路柔柔轻风中痴迷的望着银色的月亮,“峨嵋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。”、一首首诗词如涓涓细流从心底自然的涌出,也许如果当年杜甫不是见到“三峡楼台淹日月”的壮美,可能永远只是一个在草堂无病呻吟“春光懒困倚微风”的闲人而已,也许如果当年李白不是因为“思君不见下渝州”的遗憾,可能永远也不会催生月下对酒当歌“对影成三人”的感叹;但是说到有关月亮的诗词,我个人认为无出唐代张若虚之右,其“春江花月夜”字字珠矶,“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”此时我的目光追寻着古时先人望向明月的目光,当时的月亮,曾经代表谁的心?
 
  梦该醒了,我们生活的地方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,千百年来就这样任凭风物流转。也许浮躁的我们让她失望了,也许我们的心灵该回去了。
 
  注:今人对涪州八景已无太多印象,为了还原涪州八景,文字描述选自涪州志。
上一篇:
白小姐吧